全国服务热线:
营销中心:
总部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凯发888 > 凯发888

盘点|环保人的2020:这一年 有哪些事让你泪流满

发布时间:2021/01/02 作者:admin

  固废火了,但政策也是一个接一个,新固废法、生物质发电退补方案、垃圾焚烧“82500小时数”新规,让人目不暇接。

  1月6日,新年“上市第一钟”在深交所敲响,A股市场迎来了“环卫第一股”侨银环保。

  这家以环卫起家的公司,不久后把名字改成了“侨银城市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被大家戏称“不做环卫改城管了”。

  紧接着,1月15日,北控城市资源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成功登陆国际资本市场。

  到了年底总结的时候,这一年竟然有28家环保企业上市成功,创下了一个历史记录。

  1月12日至13日,一年一度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提出了2020年的十二大任务。

  吴舜泽说,环保成了一个“筐”,地方打着环保的旗号,把不好说的因素都放这个“筐”里。

  谁能想到,再过几个月,吴舜泽自己也将离开深耕多年的环保系统,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副书记。

  在他之前,已经有一大批省区市的生态环境厅厅长集中履职了,环保履历成了任职主政的加分项。

  非常时刻,众多环保“逆行者”赶赴抗疫一线,更多的环保人则坚守岗位,默默为抗击疫情贡献着一份力量。

  有人说,政府要开始用飞机撒消毒药水了,连时间都传得有鼻子有眼——明早四点。

  比如重庆这个小区,竟然引入种猪消毒装置,把进入小区的人们都象猪一样喷洒一遍。

  为此,专家不得不出来解释:没有受到污染的区域是不需要消毒的,消毒剂残留也会污染环境。

  环境部连夜发文,要规范医疗污水的杀菌消毒要求,防止新冠病毒通过粪便传播。

  疫情期间,工厂停工,工人放假,可雾霾天气还是如影而至,这让很多人质疑,过去关于雾霾的成因是不是找错了?

  对此,专家的答复是:虽然工业企业、施工工地和重型载货车等与平常相比有所减少,但烟花爆竹的污染量却增大了。

  好在,进入2月,各地陆陆续续出台了一些复产复工的政策,环保项目也开始慢慢招标了。

  3月,疫情阴影仍未散去,中办、国办却突然发布了一个好消息——《关于构建现代环境治理体系的指导意见》

  在这份文件里,第一次详细描述了未来环境治理体系的构架,比如监管体系、市场体系、信用体系、法律政策体系什么的。

  中节能连续出手,相继收购了国祯环保和铁汉生态,一举拿下两家老牌环保公司。

  虽然是视频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但架势一点也不能含糊,中节能董事长宋鑫、董事长余红辉,国祯集团董事会主席李炜、总裁李松珊等都纷纷出席。

  除了国祯,碧水源也发布公告,中国城乡将拥有自己23.50%的表决权,公司的实控权或将变更。

  3月底,环评领域爆出重大新闻,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一期)环评报告书被指抄袭。

  一份深圳湾的环评报告,居然出现了几百公里以外的“湛江”字样,环评“抄作业”竟然连地名都不带改的。

  3月27日,官方给出回应,将终止该项目的环评公示,并责成环评单位——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重新组织环评。

  人们突然意识到,过去那种官员考核“唯GDP论”的风气正在发生变化,“绿色成绩单”也是政绩了。

  与之相关的,几天以后,新部长走马上任,也不是啥陌生人,还是原来的副部长——黄润秋。

  自从2007年致公党主席万钢任科技部部长,无党派人士陈竺任卫生部部长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党外人士”出任国务院组成部门的部长。

  年服务费5.6亿元,服务期限15年,合同总金额84亿元,这是迄今以来国内最大的环卫一体化项目,没有之一!

  大气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固废污染防治法……环境保护的基础性法律框架正在形成。

  在秦皇岛,国中水务的一座污水厂被政府接管了,原因是出水超标,影响城市运行安全。

  但国中方面的解释是:进水水量超负荷,进水质量恶化,进水水质远超设计标准。

  回想起去年魔都的那句话——“你是什么垃圾?”很多人担心,相似的一幕又将在帝都上演。

  5月,第二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开始反馈情况,涉及上海、福建、海南、重庆、甘肃、青海6省市,以及五矿、中化两家央企。

  “环保圈”梳理发现,这轮督察组总计反馈出44个污水处理问题,包括15个“处理能力不足”问题。

  未来,这些被督察组点名的污水固废问题,将倒逼地方政府加大建设力度,为环保产业带来利好

  5月初,一大波上市公司公布了2019年年报,让人们看到了环保产业的“成绩单”。

  营收最高的还是光大国际,进步最快的要数中国天楹,亏损最严重的则是盛运环保。

  环境部新部长第一次走上了“部长通道”,一说就是半个小时,比别的部长时间都长。

  他说了疫情,谈了雾霾,还展望了“十四五”,给环保产业勾画了一个美好的蓝图:

  到“十四五”末,我们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水平会有一个大幅度提升!

  环境部表示,从6月起,将第一次组织开展“夏季臭氧污染防治监督帮扶工作”。

  继冬天治理PM2.5之后,夏季的VOCs问题也终于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发改委、环境部、银保监会等六部门联合发文,要求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节能环保企业健康发展。

  进入6月,虽然北京发生了二次疫情,但放眼全国,复产复工的脚步已不可阻挡。

  环博会定档了,8月13日、9月16日、10月13日,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连着3月举办三次大展,我们承包了一个季度。

  许久没有露面的东方园林发布了一个消息,打算非公开发行股票,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亿元。

  东方园林逐渐走出低谷,但与之同时暴雷的神雾环保和盛运环保则发布公告,公司股票将终止上市。

  在山东,临沂市市长孟庆斌发火了。一条黑臭河,问题14年都没得到解决,他对市住建局局长张卫强说:

  财政部、环境部两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核减环境违法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的通知》。

  垃圾焚烧厂因污染物排放超标等环境违法行为被依法处罚的,将核减或暂停拨付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

  这还是第一次通过电价附加补贴来防范企业环境违法,比单一的行政处罚更具威慑力。

  在河南,新郑市发布了一个文件,要求污水处理厂入河水质要达到地表水III类标准,引发轩然大波。

  不解决管网破损错接,单靠提高污水处理厂出水标准,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北京,发改委4天之内连发3文,支持污染治理项目,总投资近140亿元,开启了污染治理的“撒钱模式”。

  在上海,传闻已久的国家绿色发展基金也成立了,注册资本高达885亿元人民币。

  大股东财政部,二股东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和国开行,发起人财政部、环境部和上海市政府,这支“绿色国家队”来头不小。

  环保行业的“混改”仍在继续,博天环境再次发布公告称,实控人将变成中山市国资委。

  富春环保也要股权转让,控股股东将变为水天集团,实控人则变更为南昌市国资委。

  到了月底,杭州市西湖区又发生自来水异味事件,直接经济损失约241.3万元。

  虽然因为疫情推迟了4个月,但由于是年度环保行业“首展”,所以还是吸引了众多环保人的目光。

  有企业冒险参展了今年的环博会,没想到,现场竟然是“人头攒动”,特别热闹。

  他们说,环博会已经成为从业者的一场大型聚会,观展似乎成了一种职业习惯和朝圣。

  通过环博会这个舞台,中建三局讲述了他们10天建成火神山医院、12天建成雷神山医院背后的故事。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又来了,这一次是入驻北京、天津、浙江3省市,中国铝业、中国建材2家央企,以及国家能源局、国家林草局2个部门开展督察,

  《关于进一步规范城镇(园区)污水处理环境管理的通知》开始征求意见,“进水超标导致出水超标”的问题终于有望得到解决。

  8月的最后一天,国外又传来重磅消息,威立雅宣布收购苏伊士29.9%股权。

  《环保圈》算了算,受此影响,今年恐怕只有三成项目能入库,享受9亿的国补资金了。

  于是乎,大量的垃圾发电在建项目都开始争分多秒,以争取在截至日期前并网发电。

  有企业失败,也有企业成功。年初中节能收购铁汉生态股权的事,就获得了国资委的批复。

  8个月内,6次增持,三峡集团对北控水务的持股比例由12.93%上升到了13.01%。

  9月22日,习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重要讲话时宣布:

  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十一期间,海外传来消息,威立雅已经成功收购苏伊士29.9%股份,将获得其控制权。

  十一过后,环博会成都展顺利举行,“2020中国环境企业50强”报告发布,国资占比已高达80%。

  固废领域又有新政策,垃圾焚烧“82500小时数”新规发布,国补领取时长或缩短5年。

  有人进入,也有人告别。凯迪生态宣布终止上市,成为暴雷风波后第四家退市的环保公司。

  月底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也释放出新的信号——“二氧化碳排放达峰行动计划”要来了!

  习主席在江苏南京主持召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线月到现在,已经举行过三次长江经济带座谈会。

  农村污水处理的龙头——金达莱也成功登陆科创板,成为了近10年来民营环保公司里上市募集资金和市值最高的企业。

  继3月份视频签订合作协议之后,中节能收购国祯环保的事终于获得国资委批复,迈出了关键性一步。

  环保产业著名的“帝都双雄”——北控和首创走到了一起,联手成立16亿元基金。

  设立这个基金,主要是为了开展对技术类环保企业的股权投资,从而实现技术突破。

  两家企业都意识到,环保产业的竞争将进入“拼运营”阶段,技术将成为关键胜负手。

  继李干杰、吴舜泽之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副主任刘长根也调任甘肃省副省长,环保官员“走出去”越来越多了。

  国常会审议通过《排污许可管理条例(草案)》,排污许可制终于有了法律保障。

  虽然污水处理厂还是不能完全免责,但最起码标准统一了,污水处理厂心里也有底了。

  12月15日,天翔环境公告称,公司收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的重整申请。

  12月16日,市场又传来爆炸性消息,上实控股近30亿入股康恒环境,已完成股权转让交割。

  一个是固废龙头,一个是行业大哥,两家企业的强强联合,不知道又会给行业带来什么震动。

  不管怎么说,虽然这一年我们经历了疫情、洪水、大火、蝗灾和猪瘟,但最终还是平安度过了。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全国用水总量比2018年略有增加,用水效率进一步提升,用水结构不断优化……[详细]

  2020年上半年,全国水质优良(I-III类)地表水考核断面占比为80.1%,比上年同期提高5.6个百分点……[详细]

  目前,全世界每年约有4200多亿m3(立方米)的污水排入江河湖海,污染了5.5万亿m3的淡水……[详细]